主页 > 文化游戏 >《六弄咖啡馆》谈不上是台湾青春片的第三部曲 >

《六弄咖啡馆》谈不上是台湾青春片的第三部曲

2020-04-24 06:18

《六弄咖啡馆》谈不上是台湾青春片的第三部曲

《六弄咖啡馆》的宣传文案上,写着「《那些年》《我的少女时代》后,最有共鸣的台湾青春三部曲」。初时一看,有点惊讶,这一句宣传虽有吸引力,但同时冒险。还没有正式上映,也还没有大众的口碑,就急不及待与这两齣赢尽票房的电影混为一谈,把观众期望扯高,其实是一场赌博。

改编自藤井树的同名小说,并由作者以本名吴子云执导,就如九把刀般,以小说家的身份,带着自己的小说,踏足了陌生的电影领域。那一次,九把刀取得空前的成功,在香港更打破了当时华语片最高票房的纪录;这一次,《六弄咖啡馆》显然没有这样的热潮。

若然《那些年》与《我的少女时代》谈到读书时代因着种种误会擦身而过的爱情,《六弄咖啡馆》就是谈到离开高中,上了大学以后,那一种如陶杰笔下「Come on James」的故事。关闵绿与李心蕊捱过了联考,如愿地走在一起,却愈来愈远──当关闵绿一心陪着李心蕊的时候,李心蕊却开始盘算着未来,朝着男生从来没有触及的方向前进。在那一刻,男生的不成熟再一次成为女生离开的理由。

《六弄咖啡馆》打着台湾青春三部曲的旗号,本来从题材上能补足前两齣对青春的理解,谈到因成长而来的痛苦。然而,从实际的处理上,却完全被《那些年》与《我的少女时代》比下去。在第一部分,导演无法撇弃对「金句」的执迷──演员一次又一次将似小说的独白转为对白,几次以对白过场也叫人抽离,未能一气呵成。

这样的套局继续延展至第二部分,可以预期的甜蜜与分手;直至最后才突然笔锋一转,但为时已晚。虽说很多人被关闵绿的一句「人生真的好难!」所触动,但是情节剪得支离破碎,很多支线明明能好好发挥,却以最老土也最快捷的方法结束,如关闵绿与妈妈的部分,让他对家人忽略的内疚只得停留在表层,以至最后理应震撼的一幕变得无病呻吟。

与《那些年》《我的少女时代》不同,《六弄咖啡馆》不只发掘台湾新面孔,更集齐了香港与中国的演员。还未谈到是否有共鸣,台湾观众就对董子健与颜卓灵的口音耿耿于怀,这样不难理解;只是对于我这香港观众来说,口音碍耳,却未及以上所说的问题碍事。《六弄咖啡馆》未能与另外两齣青春电影相提并论,不单纯在于演员,而是有更多处理上的问题。

就如回到最初,何以《六弄咖啡馆》取名为六弄?这一点电影没有交代,原着才有详尽的解释:「人生,像走在一条小巷中,每一弄都可能是另一个出口,也可能是一条死胡同。」于是,关闵绿的首五弄是「生在一个与一般人不同的家庭」、「爱上了妳」、「注定般的三百六十公里」、「失去了妳」、「母亲的逝去」,而他最后说「该是结束的时候了,该是说再见的时候了,再见,世界,是我人生的第六弄。」这一段其实重要,至少比白底黑字的「金句」重要得多,却被摒于电影以外,也将这个饶有意思的戏名变得多余。

《六弄咖啡馆》有点可惜。明明涉及题材理应对比《那些年》《我的少女时代》更有深度,更加沉实,让大部分人共鸣,正能成为台湾青春片的第三部曲,而不是单纯沉醉/回味当年的他/她。只是作品的前半部拍得鬆散,有点刻意,未能好好承托后面的信息,以致终局的时候,有一点突然,有一点不知所措。只得靠着孙燕姿的歌声,好好平复。

当前阅读:《六弄咖啡馆》谈不上是台湾青春片的第三部曲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历史资讯: